技术创新的链条非常漫长,影响技术创新的因素也多种多样。毫无疑问,知识产权制度与技术创新有着密切的关系。知识产权制度作为一国产业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完善程度直接影响到技术创新的有效性和质量,影响到后发**经济追赶的成败。研究表明,知识产权保护与技术创新之间是非线性的。即使在发达**,知识产权制度本身也会随着新兴技术的发展而适当调整,平衡保护与开放,支持不同的知识共享机制。根据我国国情、发展阶段和产业特点,借鉴**各国知识产权制度的经验,推进开放、包容、平衡、有效的**知识产权秩序建设,建立和完善与自身经济发展阶段和水平相适应的知识产权制度。

在近年来已有的技术创新和知识产权理论研究的基础上,共同完成了《创新、知识产权与发展:21世纪的改进战略》的研究报告。报告分析了当前**知识产权制度存在的问题和改革方向,对完善我国知识产权制度细则具有重要参考价值。报告提出以下要点:

专利制度对创新既有激励又有制约。对于专利权、著作权保护等知识产权制度的建立,人们普遍的解释是,创新活动需要获得知识产权垄断带来的相应回报,否则,就会因激励不足而导致创新不足。但是,这种解释忽略了以下重要事实:现行知识产权制度的一些规定限制了技术的广泛传播和使用,技术创新的程度越复杂,限制和影响就越大。

发达**的知识产权制度存在问题。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的知识产权制度并不完善。存在专利保护过度等问题,制约了知识流动,影响了技术创新。在医药、集成电路等技术密集型行业,专利丛林、专利长青特权等问题十分明显。专利丛林问题一度影响到美国的飞机制造业,直到美国政府建立“专利池”才得以解决。在美国,每年的恶性专利诉讼费用高达300亿美元,这无疑是巨大的浪费。

发展中**有必要选择符合本国国情的知识产权制度。普遍认为,发展中**应提高现有知识产权保护的水平和严格程度,从而更有利于技术的传播和转让。事实上,按照目前的知识产权标准,每个发达**在发展初期都存在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斯蒂格利茨强调,缩小知识差距是发展中**赶超发达**的重要因素;发展中**的总体政策应倾向于减少对知识产权的限制,因为更严格的知识产权制度将导致更多的财富以专利费的形式从发展中**转移到发达**。

总的来说,知识产权保护与技术创新、经济发展之间并不是单一的线性关系。对应于不同的产业、不同的企业能力和国民经济发展阶段,知识产权制度的影响是不同的。

知识产权制度设计固然重要,但并不是鼓励创新的途径。技术的“吸收能力”是影响技术交流有效性的关键环节。此外,知识产权制度本身也将随着新兴技术的发展而适当调整,平衡保护与开放,支持不同的知识共享机制。

例如,贝尔实验室是20世纪美国成功的创新企业,曾经以其开放的知识产权和专利制度而闻名。为了避免政府的反垄断审查等原因,贝尔实验室向社会开放了美国专利,并通过各种学术渠道促进了技术专利的传播和转化。1956年前后,美国atamp;t(贝尔实验室)约8600项专利向相应的美国专利申请者免费(或适度付费)开放,成为美国技术创新的重要渠道。

再比如,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对现有的软件知识产权保护体系提出了挑战,因为开源软件为当今互联网的运营提供了重要支撑,而大多数云计算服务提供商都是通过开源软件平台开发的。此外,**知识产权组织披露,机器人操作系统也采用了越来越开放的基于开源软件的平台模式。

现有的全球知识产权制度,无论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还是游戏规则的主要参与者,都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和跨国企业。美国知识产权出口(有偿使用)约占全球知识产权出口(有偿使用)的45%。美国企业80%的市值来自专利和品牌等无形资产,而非实物资产。U、 美国专利持有者是美国主导的知识产权体系的受益者。

产业政策是发达**企业创新的重要制度保障。美国政府指出其他**的产业政策和国有企业,却忽视了本国的产业政策和国有企业。无论从历史上还是从目前来看,美国政府都有大量的显性或隐性产业政策,并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近60年来,美国联邦政府在研发方面的投入超过4000亿美元,是美国大型跨国公司研发和创新的重要来源。此外,美国政府还拥有不同职能和类型的国有企业,如**铁路客运公司、田纳西河管理局和**邮政局。

知识产权制度的具体设计要有利于创新和经济发展

知识产权制度的差异不仅存在于发展中**和发达**之间,而且也存在于发达**之间。发展中**应在深入了解美国、欧盟等知识产权制度的现状和历史的基础上,发展适合自身发展阶段的知识产权制度。就我国而言,既要设计合理的知识产权制度,促进知识流动,促进企业或个人之间的合作,鼓励创新,实现社会福利化,又要避免专利保护过度等负面影响。

辩证地处理技术创新与知识产权制度的关系。知识产权保护的目的是促进技术扩散,进而促进技术创新。因此,知识产权制度设计必须正确、辩证地处理知识产权保护与技术扩散(创新)的关系,使知识产权保护适应技术的消化吸收,使系统设计更好地促进技术创新和经济发展。鉴于各行业技术创新的多样性和差异性,知识产权制度设计应避免政策设计的“一刀切”,注意与其他产业政策的协调。

重视事业单位和公费科研的作用。技术创新的链条很长,涉及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开发和应用。企业在技术开发和应用方面更加积极,而政府则需要在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特别是政府的产业政策可以在民间投资不足的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与创新链相关的通用技术研发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等等,政府资助的各类研究机构和项目(包括国有研究机构和政府资助的民间研究)应保持研究成果的公共性(避免专利许可的“寻租”取向)。事实上,保持政府资助研究成果的公共性也是《比杜法》曾经坚持的原则。

重点推进地方企业的竞争合作机制,而不仅仅是竞争。市场结构和产权的碎片化对技术创新产生了非常负面的影响,这与开放合作的要求背道而驰。应当认识到,多种形式的并购是实现产业更加集中、减少知识产权束缚、促进企业建立竞争合作机制(而不仅仅是竞争)的有效途径。在全球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对于正在被后发**赶超的技术密集型产业来说,地方企业之间的集中合作是非常必要的,而各种形式的并购重组有利于更好地实现规模经济和技术创新。

把握当前**规则,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在推进开放、包容、平衡、有效的**知识产权秩序建设的同时,中国还应积极利用现有规则的可能空间,为国内外本土企业的成长创造良好的制度环境。对于那些滥用知识产权的跨国公司,应采取反垄断等多种竞争政策加以规制。作为发展中**,中国应与其他发展中**一道,推动建立公平合理的**知识产权制度。